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肖宏伟的博客

税务实战研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少刺激,多改革  

2013-07-03 19:13:43|  分类: 税企关系处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少刺激,多改革
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
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 1经济应该是靠自我复苏,光靠刺激只有短功,没有长效,也会让不平衡的问题加剧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 2现在大家有了一个新共识,就是出现危机时,要想着怎么阻止政府趁机去干点什么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 3我们不知道在08年发生了什么。4万亿,09年9.6万亿新增贷款,会不会过犹不及?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 4政府的职能转变是核心,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金融改革、国企改革都没法进行

少刺激,多改革 - 辽宁天行健 - 辽宁地税肖宏伟的博客


编者按:6月29日,作为2013陆家嘴论坛的重要组成部分,凤凰财经举办“紧货币,松市场——经济新政展望”主题早餐会。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、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、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、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、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、宏观经济学者胡释之等就当前经济形势和政策应对进行深入讨论,达成“少刺激,多改革”共识,特摘选部分精彩观点以飨读者。

四万亿救市带来的问题比危机本身还大

过去,比如2008年的时候,出现经济问题,大家的共识就是政府赶紧动,觉得不然要政府干嘛,所以政府就赶紧救市。但是大家后来发现救市带来的问题比危机本身还大,所以现在大家有了一个新共识,就是出现危机时,要想着怎么阻止政府趁机去干点什么

秦晓:如果我们不控制下滑的速度,不加大改革的力度,最终的结果会超出我们的预期。但不是简单地、匆忙地用财政的方法、货币的方法来遏制下滑。

胡祖六:我也不赞成政府像过去一样,看到经济出现下行风险就急急忙忙出台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。经济一下滑马上刺激,一刺激又过热,然后又开始打压,形成一个循环。其实经济应该是靠自我复苏,因为光靠强烈的刺激可以暂时逆转,但是这种方法不能持续。在结构问题没有理顺的情况下,光靠刺激只有短功,没有长效,也会让不平衡的问题加剧。

秦晓:按照哈耶克这种比较经典的经济学理论,市场是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的,不过是代价比较大。什么样的调整呢?就是重新定价,资产和劳动力全部重新定价,该破产的破产、该失业的失业。重新定价就会有人回来投资。这个理论很彻底,说得很对,如果你去救助就会使得不该投资的人去投资,该死的人不死,那就为下一次的经济风波埋下了种子。但是我认为这在现实社会当中行不通,大家不愿意忍受那种痛苦。

胡释之:现在出现一种新共识。过去,比如2008年的时候,出现经济问题,大家的共识就是政府赶紧动,觉得不然要政府干嘛,所以政府就赶紧救市。但是大家后来发现救市带来的问题比危机本身还大,所以现在大家有了一个新共识,就是出现危机时,要想着怎么阻止政府趁机去干点什么,阻止他趁机折腾点什么,尽量让他不救市。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舆论转变。

陆磊:到目前为止,我们仍然不知道在2008年11月到底发生了什么。4万亿刺激,以及此后2009年的9.6万亿新增贷款,到底有没有做过政策分析?会不会过犹不及?当时市场流行一句话叫做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。

救市有可能阻碍结构性改革

你搞救市就不可能有结构性改革。一个人犯错误可能是长期的过程,但暴露问题确实是很短期的过程,如果他长期犯的错短时间内爆发,你就去救一救,这样一来,他可能就不会想着在今后更长期的日子里避免犯错,而是觉得反正有人救,我怕啥

鲁政委:现在很多术语看似都是明白无误的,但事实上都是含糊不清的。我举个例子,前段时间我被一个媒体朋友激怒了,他说最近央行抽紧银根就是因为你们银行不支持实体。我就问他,什么叫实体啊?他说你们不支持战略新兴产业,我说我想问一下,当年的光伏、造船和风能怎么样?支持不支持?

沈明高:紧货币是个周期性政策,松市场是个结构性政策,两个不能完全对等地来说。我们要通过开放市场,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,获得更多新的增长点,但是我们不可能一下子把短期的、周期性的政策放弃,一下子过渡到结构性政策,这样短期之内的经济波动可能会更大。

我反而比较担心的是,如果现在我们坚持要紧货币,不能救市,万一经济真的掉到7%以下反而又逼出了刺激政策而不是改革政策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是主张短期之内采取一个周期性政策和结构性政策的结合。周期性政策就是要托住经济,托到什么水平我们可以争论。

胡释之:但这可能会出现一个问题,就是你搞救市就不可能有结构性改革。一个人犯错误可能是长期的过程,但暴露问题确实是很短期的过程,如果他长期犯的错短时间内爆发,你就去救一救,这样一来,他可能就不会想着在今后更长期的日子里避免犯错,而是觉得反正有人救,我怕啥。所以救市有可能阻碍结构性改革。

沈明高:我在某种角度上是同意的,让痛苦来得更猛烈一些,让调整来得更彻底一些。危机之所以一直有就是因为一直没有一个释放的渠道,4万亿刺激政策就没有把危机释放出来。但我们要适当地释放危机,而不是让危机一下子爆发。

鲁政委:我们是一个紧的市场,就是不让老百姓自己去找投资机会,而是直接让国有企业去上项目,政府觉得什么项目好就自己先干了,这种救市肯定是不利于结构优化。

胡释之:我们会不会对危机的性质有错觉?更坦荡地直面现实、直面真相会有什么问题?如果是真实状况,哪怕增速跌到3%,那也是经济回到了一个真实状态,虽然是回到了一个残酷现实,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陆磊:经济增长率也好、社会不稳定也好,不能是一个大而化之的讨论。很遗憾,过去我们几年看到的基本都是大而化之的讨论,包括决策当局和我们这些搞研究的人士。

政府职能转变是结构改革的核心

政府的职能转变是核心,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金融改革、国企改革都没法进行。归根到底还是政府应该在市场经济当中起到什么作用、定位如何,现在政府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

沈明高:真正意义上讲,任何未来的改革就是政府要容忍一个市场波动的幅度,给它一点时间,市场会调整的,不能太着急。容忍市场的弹性恐怕是下一步改革的一个要点,企业能不能受得了?受不了说明这个企业有问题。政府要有耐性,要让市场发挥作用,给它一个空间和时间。

胡祖六:政府的职能转变是核心,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金融改革、国企改革都没法进行。归根到底还是政府应该在市场经济当中起到什么作用、定位如何,现在政府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。

新的领导班子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好的信号,比如政府行政审批的大幅度减少。政府行政审批是非常压抑市场机制、压抑理性投资的。政府的力量太强大了,使得市场机制不能发挥作用。如果政府不光是说,而是真正做的话,能在未来看到很明显的“松绑”,能在这方面出台具体措施,对民间投资者的信心应该能有很好的提振。

秦晓:什么时候政府能在介入经济方面少一些“动作”,我们是不是能够真实地考虑把减税政策落到实处?只有减税才能让实体经济增长。

胡释之:总结来说也是六个字,“少刺激,多改革”,或者说“少发钞,多减税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